<sub id="viuwi"><table id="viuwi"></table></sub>
    <th id="viuwi"></th><object id="viuwi"></object>
    <nav id="viuwi"><listing id="viuwi"></listing></nav>

    俠客島:整治秦嶺違建拍成了專題片 背后大有深意

    2019-01-10 08:02:40 來源: 俠客島

    0瀏覽 評論0

    為了一部40多分鐘的專題片,在世界杯結束半年多之后,島叔再一次打開了家里的電視,準時守候晚上八點黃金檔——

    《一抓到底正風紀——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整治始末》。

    去年7月起,“秦嶺別墅拆違”就一直是媒體熱詞。四個月后,這種熱度達到高峰——中辦、國辦就秦嶺別墅事件發出通報,通報的標題中措辭嚴厲:“陜西省委、西安市委嚴重違反政治紀律”。

    就此事牽出的人事變動,媒體報道或許會給許多關注時政的島友留下印象——

    陜西省委原常委、秘書長錢引安落馬;陜西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魏民洲落馬,后因受賄罪被判無期徒刑;西安市委原副書記、西安市原市長上官吉慶被處以留黨察看兩年處分,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……

    這么一件大事,其查處、整治始末被拍成了專題電視片,當然值得關注。雖然片子并不算太長,信息量卻相當之豐滿。

    比如,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在4年時間內、先后6次就這么一件地方上的事情作出批示指示;

    陜西省委書記胡和平、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面對鏡頭檢討,“深感自責、內疚、慚愧”,要“知錯改錯、知恥后勇”;

    總書記交辦的事情在省市縣三級究竟如何層層空轉、空喊口號不落實,當事人回憶來龍去脈,落馬官員親承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;

    中央派出的專項整治工作組領導同志給事件“定性”下判斷,“違建別墅是表象,不講政治是根本”……

    沒錯,表面上是違規建筑,進一步是破壞生態,深挖一步有權錢交易,再往前一步就是不講政治、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。明擺著的問題得不到處理,同一問題竟讓總書記作出6次批示指示,最終要由最高紀檢部門派駐敦促整治,由中紀委副書記、國監委副主任坐陣督察。

    一樁經濟社會違法案件,變成了一則頗具政治意味的案例樣本。解讀起來,意味就豐富多了。

    秦嶺違建別墅,說起來是一樁“歷史問題”。

    之所以這么說,是因為它的時間跨度實在是有點久。根據島叔的小伙伴“經濟ke”調查,20年前,這是一種自發行為,一些城里人賺了錢,到農村買地蓋別墅。雖然在農村買宅基地不合法,但是執法不嚴,慢慢也就多了。

    到了2002年前后,就有開發商開始參與別墅建設,成為一種商業開發行為。當時西安市普通商品房一平米800多人民幣,一棟別墅就能賣到兩三百萬。顯然,這不是給普通老百姓蓋的。

    雖然在之后的十幾年內,陜西省、西安市多次出臺相關條例,要求嚴控乃至禁止在秦嶺開發房地產,但地方政府依然在大力招商,最終演變成以“文旅項目”走手續、實則大肆開發房地產的行為。

    用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的話說,“通過市、區、縣、規劃、國土部門一路放水,逐漸把旅游項目演變成為房產和別墅項目。”——所以,即便看上去手續證照齊全,這批別墅絕大多數仍是違章建筑。

    2014年5月,習近平第一次就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作出批示,要求陜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關注此事。

    但在陜西省市縣三級,這份批示在傳達落實的過程中層層空轉。

    專題片提到,“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”沒有召開省委常委會傳達學習,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,簡單批示了事;“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”也只是“進行了圈閱”。到了西安市,時任市長也只是在常務會間隙,將屬地兩名區縣領導叫到走廊,簡單口頭布置

    20天后,成立的“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”,級別很低,“一位退居二線的市政府咨詢員擔任組長”;該組長對鏡頭說,“所有參加我小組的(成員)都是副手”。

    換言之,對總書記的批示,陜西三級黨委政府重視程度不夠,配的資源也不夠。這就埋下了4年內該事件拖而不解、禁而不絕的根子。

    中紀委副書記、國監委副主任徐令義是中央派出的專項整治工作小組組長。在坐鎮陜西的時間內,經過調查,他做出了這樣一番結論:

    “一些領導干部,也沒有到過違建別墅的現場搞調查研究,對發生在眼皮底下的嚴重問題全然不知,有的還弄虛作假,真是形式主義害死人;官僚主義的作風,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。”

    這番話話句句有所指。

    比如,2014年陜西省、西安市第一次布置秦嶺別墅拆違整治,西安市摸出的底數是“202棟”,陜西省照單全收將材料報告中央,并且短時間后再次匯報“違建別墅已經整治完畢”。

    事后看,這是相當諷刺的——最終整治的違建別墅數量達到1194棟,一直到2018年下旬才拆除、沒收、復綠完畢。

    一開始接到總書記批示就沒當回事兒,沒有一把手親自掛帥、專題研究、專項部署落實,后面的“層層衰減”就更厲害。

    于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況:摸底的數就不清楚,排除了大量違建別墅;兩級黨委對這個數也沒有核查;究竟拆沒拆,反正下面報上來的材料說拆了,就報給中央;并且在當地主要黨報上高調刊文,“問題已經得到了徹底整治”。

    每一個環節里都是弄虛作假、高喊口號,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。

    中央專項整治小組副組長陳章永說,“西安市民明明看到在秦嶺山腳下,大量的違建別墅正在搞建設;明明看到在電視里、在馬路邊,大量的別墅廣告正在搞促銷,而當時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在媒體上宣傳’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已經得到了徹底整治’”,“嚴重損害了黨委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”。

    的確,總書記批示交辦的事情都能這樣弄虛作假、敷衍了事,同時還可以在主流媒體上高調表態,用的詞都極其高大上,平時的工作作風可見一斑。

    “對問題視而不見、搞整改避重就輕、擺功績夸大其詞,省市的做法,使得區縣更加膽大妄為,戶縣、長安區甚至將別墅建設當成年度重點項目大力推進,產生邊整治、邊違建、禁而不絕的破窗效應。省市的做法,也讓一些干部趁機把官商勾結的蓋子捂得嚴嚴實實。 ”

    片中這段解說詞,道出秦嶺違建別墅長期存在、久拖不決的根源。

    官場內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正所謂“破窗效應”、“層層衰減”;更重要的是,這樣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大行其道,一些干部與開發商官商勾結、權錢交易,或者心里存著小九九、明哲保身,都是更深層次的根源——“違建別墅群安然盤踞的根源,不僅在巍巍秦嶺腳下,更在某些官員的私欲里。”

    據經濟ke在陜西調查,七八年前,當地改變土地定制的事情經常發生,甚至“瘋狂”。

    “明明是一塊工業用地,80萬元一畝拿的,但如果拿地的開發商是關系戶,他交一點土地出讓金,比如說,如果是200萬元,補交120萬元,把土地性質變成了住宅用地,然后把地轉給大開發商,價格可能就是500萬元了。錢賺了,土地性質變了,一畝地利潤就是幾百萬元。”

    土地性質變更不是小事,究竟如何一路綠燈?曾經在當地從事房地產開發的商人表示,“土地變性通常涉及到利益輸送。過去給領導送現金、黃金,后來一般就送房子了。外頭一平方米賣兩萬,他賣給領導只有3000,還裝修好了。”

    在西安當地官場人士看來,此番秦嶺拆違由中紀委來辦,就是動真格了。“不是僅僅拆一個房子,而是要追責、要抓一批人,當初在山坡下,水電網等配套設施是怎么建過去的?”一位參與拆違工作的干部說,“這些別墅項目很多都是五證齊全,怎么辦下來的?”

    于是,就有了一連串的落馬官員。片中出鏡的有戶縣原縣長、西安市秦嶺辦原主任二人,懺悔都一樣,“拿了別人的錢,就要給別人辦事”。

    有利益交換的官員促成違建,有高舉輕放走過場的領導客觀“掩護”,也有“明哲保身”的官員不愿擔責。

    受到留黨察看和降級處分的原西安市長上官吉慶就說,“這些問題延續這么些年了,背后肯定有這樣那樣復雜的人際關系。要拆這個別墅,肯定要傷害某些人的利益。人家都多少年了,這些問題都存在下來了,你能把這個問題能解決到一個什么程度?當然我也覺得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,新官怕理舊帳。”

    ““世界上怕就怕’認真’二字,共產黨就最講認真。””這是毛澤東1957年訪問蘇聯時的一番話。

    1991年,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習近平也說過一番話:“我個人有個習慣,就是不說則已,說了就要過問到底,否則說的話就是廢話,不如不說。不要去浪費別人的時間,浪費自己的腦細胞。既然想到這件事,提出這件事,就要辦成這件事,辦好這件事。”

    前兩次批示,習近平的關注點更多還在“此類破壞生態文明的問題”;看到問題久拖不決,習近平第六次的批示耐人尋味:“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,徹底查處整而未治、陽奉陰違、禁而不絕的問題。”

    徐令義說,“這次專項整治,的確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、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。最根本的原因,在于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,產生了強大的政治威力。”“對存在的問題,始終扭住不放、一抓到底,不解決問題、絕不放手。我認為這是習近平總書記鮮明的執政風格,也是全面從嚴治黨之所以成效卓著的最根本的原因。”

    如前所述,一樁經濟社會案件,暴露出來治黨寬松軟、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作風頑疾,以及違反政治紀律、政治規矩的根子。如徐令義所言,“政治紀律、政治規矩是具體的,是以人和事構成的。主要是看行動、看效果,而不是光看表態,更不能空喊口號。”

    辦好中國的事,關鍵在黨。這個黨怎么樣,決定著小到具體事件、大到國家前途的各種事務。做得怎么樣,是認真落實還是陽奉陰違,老百姓都能看得見,如日食月食那樣昭然,蓋是蓋不住的。“認真”二字看似不過迂闊道理,實際操作中體現在每一個細節。

    將典型案件通報全黨、并拍成專題片放映全國,其間的警示、告誡和決心意義,再明顯不過。正如片尾解說詞說的那樣——

    “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,不是空喊口號,而是重在落實、令行禁止,在貫徹執行中央決策部署上不打折扣、不搞變通。實事求是,不圖虛名,不務虛功,以釘釘子精神將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。”

    挺值得多看幾遍。

    文/公子無忌

    [責任編輯:黃如萍]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澳门真人博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