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viuwi"><table id="viuwi"></table></sub>
    <th id="viuwi"></th><object id="viuwi"></object>
    <nav id="viuwi"><listing id="viuwi"></listing></nav>

    泉州刺桐藏寶圖:打錫街+扶卿巷 打錫聲遠憶往昔

    2019-01-03 20:41:19 來源:泉州晚報 責任編輯:林春婷

    0瀏覽 評論0

    刺桐藏寶圖:昔日錫鋪林立考棚恢宏 今朝望族猶存大師頻出

    (黃玲/繪)

    泉州手工錫雕技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的家中,至今還保存收藏著大量明清時期的石刻模具。

    泉州手工錫雕技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的家中,至今還保存收藏著大量明清時期的石刻模具。

    千錘萬落打錫聲,堆貼刻鏤雕華彩。

    時光緩緩地流淌著,來到清末民初,在巷寬僅兩三米的打錫街頭,竟匯集了二三十家錫鋪。鋪子前頭是買賣錫器的門面,典雅華麗的錫器引得客似云來;鋪子后方是打錫作坊,匠人們手中的錘子刻刀輕輕落下,雕出的是萬千世界。

    錫產業的興盛,匠人們的云集,使得這條可追溯至唐宋的小巷,一躍成為坊間有名的專業“打錫巷”。陣陣打錫聲,與熙熙攘攘的人群,成為小巷人家的煙火尋常。

    而上溯至清乾隆初年,一座規制完備、規模宏大的貢院(考棚)在小巷崛起,使得文風日盛的泉州府城,有了自己的專用科舉考場。在漫長的科舉歲月里,每年泉州府各縣童生紛至沓來,他們在這里開科取士,演繹著一幕又一幕的仕途悲喜劇。

    光陰的洪流滔滔,歲月蹉跎改變了小巷容顏。1923年,打錫巷由巷而街進行拓改,丈余的街道被拓寬為8米;20世紀90年代,小巷再次拓改,兩側建起棟棟騎樓,街面拓寬至18米。至此,打錫巷更名打錫街。

    憶往昔,崢嶸歲月稠。巷口曾有泉州首家華人西藥房兼診所“辟仁堂”,奉祀三太子哪吒的境廟“溥泉宮”,巷中有間清末赫赫有名的剪刀鋪“謝蓋本”,以及曾是古城制高點的人民醫院“玉仁樓”。

    看今朝,數風流人物。從小巷走出的著名石雕藝術家李一石,和他的兒子、中國紙偶動畫片專家李榮中,一個精于壽山石雕、作品被多國領導人收藏,一個被譽為“孫悟空之父”、名載中國藝術史冊。而創始于1853年的“連發錫鋪”,在楊家六代人的堅守傳承下,譜寫出一段綿延不絕的民間工藝傳奇。

    如今,打錫之聲早已遠去。浮云蹁躚,市聲遠逝,清代考棚和名人蹤跡已縹緲如煙,惟有黃宗漢出生地祖厝前的那方石碑,默默見證著那些風起云涌。

    昔日錫鋪林立考棚恢宏 今朝望族猶存大師頻出

    扶卿巷深處的15號,一座紅磚燕尾古大厝連著一棟二層紅磚小洋樓,尤為醒目。

    扶卿巷深處的15號,一座紅磚燕尾古大厝連著一棟二層紅磚小洋樓,尤為醒目。

    打錫巷中段

    指尖雕花鑄錫成器 百年老鋪六代傳承

    “連發錫鋪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

    “連發錫鋪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

    韶光易逝,回望千年前的刺桐古城,早在唐宋時期錫雕工藝就已興起;到了明代,從事錫雕的商鋪越來越多,一條專業打錫巷應運而生;清末最鼎盛時,寬僅兩三米的打錫巷,30多家錫鋪巷中林立,泉州鼎鼎有名的“連發錫鋪”就是其中的翹楚。清末1853年,楊氏家族在打錫巷中段的連發錫鋪開張,從此開始了160余年的堅守傳承,成為泉州至今有據可查的最為古老的錫鋪,也是目前唯一僅存的一家。

    泉州手工錫雕技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的家中,至今還保存收藏著大量明清時期的石刻模具。

    泉州手工錫雕技藝第六代傳人楊曙宏的家中,至今還保存收藏著大量明清時期的石刻模具。

    從婚嫁以錫器論排場 到小巷再無打錫聲

    清末,錫器因“盛水水清甜、溫酒酒甘醇、貯茶色不變”,備受百姓青睞。泉州人婚嫁時,甚至以錫制品多少論排場。

    “大戶人家會做‘房內九件’和‘廳堂九件’,有的還專門從東南亞買回純錫,再請錫雕名匠上門做半年!”連發錫鋪第五代傳人、南派錫雕工藝大師楊峰巖年逾八旬,他出生于錫雕世家,父親楊炳坤是已故南派錫雕大師、泉州著名八大民間老藝人之一。

    楊峰巖說,父親可謂見證了打錫業最后的輝煌。出生于1914年的楊炳坤,13歲起師從臺灣知名錫雕匠人劉青司,15歲首開第一副壽山石模祀桌模,25歲主理連發錫鋪。

   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搪瓷和塑料等制品興起,昂貴又費勁的錫器漸被冷落,打錫藝人紛紛轉行。楊炳坤將錫鋪改名“建發鏡器花屏店”,錫雕自此變成鏡框和花屏的裝飾點綴。到了上世紀40年代,困于租金上漲、生意蕭條,楊炳坤無奈把店鋪遷至中山南路。隨著最后一家錫鋪的遷出,打錫巷再無打錫聲。

    “連發錫鋪”工作室已遷至西街肅清門旁

    “連發錫鋪”工作室已遷至西街肅清門旁

    扛起省級非遺大旗 六代堅守百年老鋪

     

    眼見打錫業不景氣,心灰又心急的楊炳坤并未放棄錫雕這門手藝。1954年,受泉州文化部門委托,楊炳坤偕同兒子開始創作第一版錫雕“東西塔”。他耗時兩年,終于用2000多個鑄件制成“東西塔”,作品面世后被國內外多家博物館收藏,而且成為高級禮品贈送給外國元首。

    1982年,父親楊炳坤的過世,讓楊峰巖感到肩上的擔子重了起來,為了保留手工錫雕藝術,他接手父親的錫雕工廠并創立工作室。三年后,消失了半個世紀的“連發錫鋪”字號,終于在楊峰巖的工作室恢復,他帶領弟弟楊峰裕和兒子楊曙宏創新錫雕工藝品制作。雙層拱斗蓮花燈、萬字鳳釵宮燈、螃蟹、北京故宮角樓……這些年來,楊家的創新錫器工藝品,不僅引來一片驚嘆,而且屢次在國內重磅比賽斬獲大獎。

    2016年,“連發錫鋪”遷址至文化宮百源清池畔,距離打錫街不足百米,楊家人想證明泉州錫雕的舊日圖景,總算有了實實在在的據點。如今,雖然工作室已遷至西街,但楊峰巖、楊峰裕兩位大師,帶領第六代傳人楊曙宏、楊婉紅兩表兄妹,積極傳習百年老字號,扛起錫雕這一省級非遺大旗,復原泉州老品牌。

    回溯來時路,楊家人及他們身后160年的“連發錫鋪”,濃縮了泉州錫雕百年變遷,譜寫出一段綿延不絕的民間工藝傳奇。

    這方題為“重修泉郡試院記”的石碑,記載著泉州清代考棚的過往。

    這方題為“重修泉郡試院記”的石碑,記載著泉州清代考棚的過往。

    扶卿巷15號前 石碑見證考棚往事 清初萬余童生赴考

    打錫街北側東段有條扶卿巷,小巷深處,一方清末石碑靜立于民居前。這方題為“重修泉郡試院記”的石碑,記載著泉州清代考棚的過往,見證了無數學子開科取士的悲喜劇。

    泉州考棚規模宏大 萬余童生同赴考場

    清乾隆四年(1739年),為解決泉州沒有專門考場的難題,泉州知府、晉江知縣及士紳聯合發起,在古城“集賢鋪”建督學試院,這個“集賢鋪”便是如今打錫街一帶??婆e時代,每年泉州府內各縣學子童生紛至沓來。

    “泉州歷來文風興盛,應試的童生非常多,僅清乾隆初年就有一萬余人!”福建省閩南文化研究會副會長、泉州師院陳桂炳教授說,這與百余年前英國傳教女孩安妮來泉寫下的《泉城》相吻合,文中稱:“泉州每年都有科考……此時,遠近的考生便涌進城里,差不多能有萬人。”

    “當年考棚一帶熱鬧非常,附近書坊林立,每逢開考更是宛若集市!”陳桂炳介紹,考棚使得打錫巷內和附近的石墻邊、海清亭、百源、黃門埕一帶人家多了一條生財之路。每當考期臨近,附近人家大多成了考生的租寓之所。文風較盛的縣鄉更在這里購買房屋作為“試館”“行館”,以便應試的同鄉族親住宿??寂锿?,東西轅門環繞著的木柵外總擠滿了叫賣食物的攤販。附近一家家書坊同樣門庭若市。輔仁堂、綺文居、郁文堂、聚德堂、崇經堂……清光緒以前,這些書坊不斷刊印發行經、史、子、集、說部等木版,店小二們無須吆喝,學子們早已踏破門檻。

    黃氏古宅院落中,一方碩大的清代石碑書刻“忠勤正直”。

    黃氏古宅院落中,一方碩大的清代石碑書刻“忠勤正直”。

    黃宗漢親屬捐修貢院 新學教育在考棚興起

    清光緒三年(1877年),兩廣總督兼通商大臣黃宗漢的親屬,曾捐資6600多兩白銀修繕泉郡試院,為表彰其德行,光緒帝立碑頌揚。如今,這方“重修泉郡試院記”碑刻還立于黃宗漢出生地祖屋前。

    清光緒末年,“泉州府官立中學堂”成立,標志著“舊學”考場沒落,“新學”教育興起??婆e被廢后,考棚巷周遭的書坊有的停業,有的代售商務印書館和中華書局的教科書聊以維持,書坊的刻版工人大多改行。

    風雨變遷,泉州考棚一度變身泉州中學校、新民閱書報社、鯉城區行政服務中心。如今,新樓崛起,舊構不存,唯有扶卿巷內的清末石碑,印證著那些科舉歲月。

    扶卿巷15號

    顯赫“馬路黃”古大厝 原系黃宗漢出生地

    扶卿巷深處的15號,遠遠望去是驚艷的“泉州紅”,一座紅磚燕尾古大厝,連著一棟二層紅磚小洋樓,房墻磚雕栩栩如生,在小巷中尤為醒目。這是清咸豐年間兵部侍郎、兩廣總督黃宗漢出生地的祖屋,也是其父親黃念祖文魁宅。

    黃氏古宅虛掩的朱紅大門內,干凈的石埕院落中,一方碩大的清代石碑在祥云紋飾石雕的映襯下更顯古樸莊重。石碑書刻“忠勤正直”,書法骨力遒勁、寬博端莊。

    黃氏古宅是兩座格局相仿的并排大厝,據說分屬于黃宗漢黃宗澄兄弟倆的后裔居住。古厝保存基本完整,厝內還留有一口古井,井臺六面雕刻有青龍圖案,工藝精湛,頗具觀賞價值。據黃家人講述,祖厝前曾有4塊旗桿石,以前還有養馬的馬房,都面向打錫巷,因此黃家也被稱為“馬路黃”,意指打錫巷旁的黃氏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打錫巷拆遷改造時,黃氏老宅幸運地保留下來,成為打錫街的老住戶。

    84歲的黃子錫是黃宗漢后裔。他說,黃氏世代務農,最早世居東海法石,后有人經商發財,到打錫巷買地建宅,從此安居城內。后來,黃家出了舉人黃念祖,即黃宗漢的父親。黃念祖雖為清嘉慶辛酉科舉人,但未被任命為官,只在城中自設塾館教書謀生,詩書飽學、教導有方,在坊間頗具聲名。

    黃宗漢是黃念祖最小的兒子,入仕前就住在扶卿巷。1835年,他登進士第后進入翰林院,一路扶搖直上,當過浙江巡撫、順天府尹、兩廣總督等。第二次鴉片戰爭時,黃宗漢因有計謀有功勞,被清咸豐皇帝欽賜“忠勤正直”。

    黃子錫說,當年黃宗漢有十幾座古大厝,北至東街元妙觀,南至打錫街北扶卿巷,東至敖仁巷,西至中山中路東側,如今僅余4座。扶卿巷的這座屢次修葺,而今只有4戶人家長居于此。

    何大年蘇德安夫婦(資料圖片)

    何大年蘇德安夫婦(資料圖片)

    人民醫院 “永惠”夫妻店 到老泉州地標

    打錫街是老城區最繁華的地段之一,這里曾有座屹立了50年的泉州人民醫院。醫院里有棟旅菲華僑捐建的4層洋樓,那曾是泉州古城的制高點;醫院匯集了很多名醫,門診部前經常大排長隊;醫院不但看病還制藥,藥物遠銷東南亞。

    在老泉州人記憶中,這里最初是永惠婦孺醫院的所在地。1916年,泉州人何大年、蘇德安設立了“夫妻診所”,曾在惠世女醫館學習的蘇德安是泉州城非常有名的產科醫生,在她和丈夫的辛勤經營之下,診所漸漸壯大。1923年,永惠婦孺產科醫院成立,一個月接生的孩子有100至180個,泉州文化名人陳泗東就是蘇德安接生的。

    1958年8月,永惠婦孺醫院、泉州市聯合中醫院與泉州市民門診部三家醫院負責人主動獻出醫院,參加公私合營,合并成立泉州市人民醫院。上世紀60年代,人民醫院的玉仁樓可謂是泉州的一個地標。這棟由旅菲華僑曾應時在1962年捐建的4層小洋樓,是當時泉州城除東西塔外最高的建筑。

    上世紀80年代之前,人民醫院是泉州最忙的醫院,每天門診量2000多人次。醫院匯集了全城許多名醫,被收入《泉州市衛生志》的就有蘇德安、陳鳳儀、傅若謙、傅錚輝、留章杰、王鴻珠、陳淑卿等人。醫生還生產各種藥劑,如今市面上還在銷售的痔瘡良藥“賽霉胺”就出自人民醫院,由痔瘡科醫生王鴻珠獻出的祖傳秘方所制,是王家200多年11代人秘而不傳的秘方,當時因療效好,一年就向海外銷售十多萬瓶,在東南亞享有極高聲譽。1984年,政府還為此成立了賽霉胺廠。

    上世紀80年代開始,人民醫院經歷數次拆分,中醫藥人員被分出組建泉州市中醫院,醫院開始走下坡路;1986年,醫院改制為市屬區管;1997年,玉仁樓在打錫街改造時被拆;2008年,醫院搬遷至豐澤街。

    打錫街西側

    小巷走出兩位大家 李家父子譽滿中外

    2008年,李榮中攜900多幅美術作品回泉辦畫展。 (資料圖)

    2008年,李榮中攜900多幅美術作品回泉辦畫展。 (資料圖)

    上世紀90年代,打錫巷拓改之后,小巷舊貌換新顏。鮮為人知的是,在如今打錫街西側巷口的一棟普通民居,曾走出著名石雕藝術家李一石和中國紙偶動畫片專家、動畫片“孫悟空之父”李榮中這對父子。

    方寸之間雕精彩 年少成名譽滿中外

    清光緒二十九年(1903年),泉州打錫巷民居里,李一石呱呱墜地。他出生在一個銀匠世家。也許是耳濡目染,也許是命運的選擇,13歲起他開始跟隨祖父學藝,用手中的小錘叮叮當當地敲著,用一把刻刀孜孜不倦地刻著,到了青年已練就一套高超的雕刻技藝,馳名中外。

    1955年,李一石花了半個多月,精心雕刻了一座4寸高、1寸見方的開元寺鎮國塔,作品受到美術界高度評價。兩年后,他用逐層切削透雕法,雕出一座宏麗精美的古園林人物石雕“陳三五娘”,活脫脫再現了五娘登樓“投荔”的場景,作品刀法沉酣、線條流暢、栩栩如生,時人贊其為“鬼斧神工”。

    1959年,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來泉訪問,特地訂制李一石的“東西塔”石雕。李一石的作品,還被東南亞和美國等地領導人、華僑所收藏。

    動畫片“孫悟空之父” 為各國創作百余影片

    虎父無犬子。李一石的兒子李榮中,受家中藝術氛圍熏陶,兒時便展露繪畫天分,15歲創作的《泉州東西塔》等水彩作品被選送參加國際展覽,16歲被推薦保送杭州浙江美院附中后,他破格跳級學完四年學業,隨后進入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工作,長期擔任動畫電影美術設計及導演工作。這一干就是40多年。

    作為新中國動畫片重要先驅之一,李榮中自1959年起,先后參加設計國產動畫片40多部。長片《金猴降妖》《天書奇譚》,剪紙片《濟公斗蟋蟀》《人參娃娃》《絲腰帶》《咕咚來了》,以及首部聊齋動畫片《桔生》等,都出自他之手?!督鸷锝笛分械膶O悟空經典形象,就是他設計繪制的。

    李榮中的動畫作品,曾伴隨著一代代中國人成長。1989年起,他開始為世界各國繪制設計近百部動畫影片,因藝術成就之高而被載入《電影藝術詞典》《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》等10多部藝術辭書。

    李榮中年少離家出外工作,但有著深厚故鄉情結的他,曾為泉州創作《石敢當破妖術》和《洛陽橋傳奇》,前者獲國家級“金童獎”。他一人身兼七八個工種,這一部片子幾乎成了他的“獨秀場”。

    中山中路168號

    陳氏先祖買大厝 厝內原有貞節匾

    門楣上陰刻的“潁川衍派”,顯示這是陳氏古厝。

    門楣上陰刻的“潁川衍派”,顯示這是陳氏古厝。

    由于街巷拓改,打錫街許多原住民已經搬走,巷子里古厝并不多。從原人民醫院停車場一側深入,一座低矮的紅瓦房,一片殘垣告訴記者這座古厝已上了歲數。門楣上陰刻的“潁川衍派”,顯示這是陳氏古厝。

    80多歲的王阿婆說,這是夫家陳氏的祖厝,至今已有百余年。清末陳家先祖入泉經商,發家之后買下這座古大厝。“據說,當年的賣房者是奉祖母之命將老宅外賣,我嫁入陳家以后,還見到大厝里有一塊貞節木匾,可惜后來毀了。”王阿婆回憶,家中長輩曾說過,古厝原系三落單護厝,占地一畝開外。后來,陳家人安居泉州繁衍生息,人丁興旺后,古厝住不下,子孫便紛紛遷出,留下來的則翻建古厝自立門戶。

    “陳家祖上做生意發家,后輩們不少熱心公益。”王阿婆說,她的大伯父陳葆生是私塾教師,年輕時曾在古厝的護厝開辦私塾授課,周圍人家的孩子大多來此讀書識字。陳葆生的兒子早年下南洋,生意越做越大,經常寄來批信和僑匯,陳葆生則會將錢捐到花橋慈濟宮。

    老巷尋幽

    辟仁堂曾是首家華人西藥房 太子宮集賢坊見證一地興榮

    泉州首家華人西藥房辟仁堂的藥房名片。(資料圖)

    泉州首家華人西藥房辟仁堂的藥房名片。(資料圖)

    清末,泉州打錫巷口曾有家“辟仁堂”。作為泉州首家華人西藥房兼診所,辟仁堂見證了泉州乃至閩南地區西醫的傳播發展。

    1881年,英國基督教長老會傳教醫師顏大辟博士,在市區連理巷創辦了泉州首家西醫院“惠世醫院”,即現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。首任院長顏大辟在院內開辦醫師班,為社會培養醫療人才,首期醫師班共招收陳浴波等6名醫學生。

    為紀念師承關系,學生畢業后開辦的診所名稱均冠老師的名字。1886年,陳浴波畢業后,在打錫巷口內開設泉州首家華人西藥房兼診所,取名“辟仁堂”。辟仁堂的業務范圍廣泛,不僅提供醫療服務,而且培養醫學生,還兼售藥物、耗材、照相及醫用家具等。

    打錫街西段北側,曾有一座坐北朝南的溥泉宮,是集賢鋪大泉澗境境廟。宮廟始建年代已經無法考究,由于宮內奉祀的是三太子哪吒、太乙真人,因此老泉州人又稱其“太子宮”。

    宮廟寄托的是民眾信仰,牌坊則記載家族功勛。打錫街與南俊路交叉路口一帶,宋代曾有一座街坊名曰“集賢坊”,舊坊早已毀棄,明代重立后,萬歷年間消失。如今的鯉城區行政服務中心前,還曾有座外臺執法坊(衙門坊),明代也毀棄。(記者 張素萍 陳小芬 王柏峰 文/圖)

    參與評論

    圖片新聞

    視覺美圖

    澳门真人博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