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viuwi"><table id="viuwi"></table></sub>
    <th id="viuwi"></th><object id="viuwi"></object>
    <nav id="viuwi"><listing id="viuwi"></listing></nav>

    揭秘coser圈成員多數難見光入圈最難是燒錢 千萬別成癮

    2018-12-25 09:42:08 來源: 泉州晚報

    0瀏覽 評論0

    揭秘coser圈

    “二次元”,指動畫、游戲等作品中的角色。“Cosplay”,指利用服裝、飾品、道具以及化妝來扮演動漫作品、游戲中以及古代人物的角色,玩Cosplay的人則被稱為cosplayer(以下簡稱“coser”)。

    如今,在泉州街頭、商演和一些大型活動中,都能見到coser的身影。但是,大部分市民并不了解Cosplay是什么,更不知道coser做的是什么。作為一種被不少人認為“奇奇怪怪”的愛好,coser長期生活在異樣的目光下。

    在泉州,大部分coser已經練就了不在乎他人看法的“神功”。他們覺得最難的并不是他人異樣的目光,而是玩這個“太燒錢”,想靠這個愛好賺錢卻不容易。

    他們說,Cosplay有多面性,能夠找到自我和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可能因為過度沉迷而難以正常生活。本期封面縱深我們嘗試走入他們的世界,揭秘“coser”圈鮮為人知的故事?!霰酒趫绦?李菁 傅恒 實習生 吳漢陽/文 受訪者/供圖

    成員多數難見光,入圈最難是“燒錢”

    角色扮演終難替代真實人生 存在“多面性”千萬別成癮

    “什九”漢服私影

    在泉州,coser是一個小眾群體。他們中大多是“地下黨”,父母和朋友對其“第二身份”并不知曉。在堅持愛好這條路上,他們已經練就不在乎他人看法的“功力”,面對他人異樣的眼光和圈子里的“奇葩事”,他們坦言,cosplay也有兩面性,過度沉迷總歸是不好的。

    【故事1】

    因cosplay走進婚姻 “就怕找圈外人不能理解”

    E君今年29歲,嚕嚕今年25歲,他們一起在市區學府路經營一家動漫店。記者遇見他們時,嚕嚕離預產期只有兩天了,這對因cosplay結緣的夫妻即將迎接愛情結晶的到來。

    從小學起,嚕嚕就喜歡動漫,覺得二次元是美好的。第一次穿上cosplay的服裝后,她就一發而不可收了。幾年前,嚕嚕在網上賣cosplay用的美瞳,E君成了她的客戶。“當時他說曾經見過我,但我連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”嚕嚕說,做成一次買賣后,E君就一直躺在她的QQ好友列表里。直到有一次,兩人偶然一起玩游戲,語音聊天時嚕嚕才知道E君是男生。后來,嚕嚕也加入了E君所在的社團,便有了“約會”的理由。

    “因為都喜歡二次元,所以他玩游戲、看動漫我都能理解,兩個人可以一起看,一起討論。”嚕嚕說,泉州的cosplay圈子很小,能夠找到有相同愛好的伴侶是一件幸運的事。

    “薄荷梓”扮演八重櫻

    【故事2】

    建立社團走出抑郁 “我是為數不多的幸運兒”

    soyo動漫社的社長子翊是個“95后”,初見她,穿著日本學生制服,言談間透著活潑開朗。

    “小學時,看了魔卡少女櫻很喜歡,就開始去學輪滑,看了網球王子就去學網球,看了圣少女就學了魔術,還有輕音少女讓我在高中緊張的學習中偷空練了吉他。”談起如何走進cosplay圈,子翊笑稱自己是個“幸運兒”,接觸得早,且從未受到家人反對。

    在泉州的cosplay圈子里,“地下黨”占了大多數。子翊的社團中,她是極少數的“見光”幸運者。“其實以前的我不喜歡說話,也沒有朋友。”子翊說,自己曾是個“存在感特別低的人”。接觸二次元以后找到了自信,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學會了表達,在學習更多cosplay相關技能的同時,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,性格也漸漸開朗起來。

    看到她的“新生”后,子翊的父母意識到cosplay能夠給孩子積極的力量,因此對她的愛好一直是支持的。家人也曾到漫展上看她的表演。“他們其實并不懂角色,但是會夸我好看。”子翊笑著說,因為有支持,高一時她向學校申請組建動漫社團,并一直堅持至今。

    [責任編輯:林春婷]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澳门真人博彩